最近越來越多人詢問,為什麼這些狗狗要被安樂死!?一個一個回答真的很累,所以我想應該寫篇簡單的文章描述一下整個過程,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,背後深藏著巨大問題的結構。

 

開始接觸所謂的動物保護,其實不是從當志工開始的。而是去年四月開始,跟著黃泰山(可以加他臉書)到處偷拍新北市(也就是台北縣)收容所的狀況。當時幾乎所有的收容所都還禁止攝影,工作人員會警醒的一路跟著你,怕你手上的手機或相機會揭露他們內部違法、髒亂、悲慘的狀況。我第一個踏進去的是新莊收容所,接下來是八里,後來還有鶯歌、蘆洲、板橋、中和、瑞芳、新店等地方。雖然狀況非常糟糕,但是奇怪的是我沒有特別悲傷,我好像漸漸體認到,“世界就是這樣運作的“。應該說那是一種超越哀傷的能量,混雜了無奈與憤怒......

後續,跟許多夥伴們一起籌劃了好多好多的行動。我們以源頭的改革為主要的目標,六月推動禁用捕獸夾立法、七月陳情要求新北市政府編列偏遠地區結紮預算、八月抗議郝龍斌要求大規模捕犬、九月啟動聯署要求動物保護司(後來就是一連串的跟小英&老馬會面)、十二月要求農委會答應六條關於改善收容所的訴求...農委會總統府新北市政府民進黨黨部都進去過了,為了協商與攻防會議也去了好多好多次。不過我好像有點離題,快點拉回來!

 

如果你是每個禮拜跟時間賽跑,拼命分享狗狗們照片的朋友之一,你應該也很清楚送養永遠趕不上撲殺的速度。我想提供一個數據給大家參考,台灣十二年來撲殺的狗數量接近百萬,也就是平均一天有兩、三百個生命,正以你無法想像的速度在消逝。全台灣有38個公立收容所,他們全部都只能聽命於台灣的“動保政策“,而這所謂的政策就是以捕捉加撲殺為減少流浪狗數量的主要導向。

 

“動物保護法規定,公告十二天無人認領養的犬隻得執行人道撲殺。而在路上的犬隻,任何人都得以捕捉並送交收容所。“

 

那狗是從哪裡來的?

除了大家第一個想到的“流浪犬自行在外繁殖“之外,一般民眾與繁殖場的棄養絕對是大宗。每個禮拜都有驚人數量的棄養,有病的被棄養、沒生病的被棄養、會叫的被棄養、不會叫的也被棄養。其實我已經看得很無力了......的確有些民眾不知道送到收容所會被撲殺,但是送來後被告知實情,仍然執意棄養的人還是所在多有。對生命的態度輕佻至此,我真的也沒什麼好說的,只能祝他們早點去死,因為台灣的生命教育就是這麼差勁。而棄養的另一個大來源是「放養而又未結紮的家犬」,很多人讓狗狗在外面遊蕩,除了有交通事故的危險之外,常常新生命就這樣被製造出來了!但這些小生命的誕生卻不是充滿希望的,而是淪落在無法負責的飼主手裡斷送了一生。那為什麼不替自己的狗兒結紮,反而要讓他們寂寥的出生,再沈默的死去呢?

 

繁殖場棄養...是我今天終於忍不住寫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。新屋又進來一批品種犬,個個毛球糾結成團,原本應該光鮮潔白的毛色變得凌亂而頹唐;買過狗或是曾在寵物店著迷於幼犬姿態的大家,你們想過櫥窗裡那些嬌憨無憂的小朋友們,他們的母親與沒賣出去的兄弟姊妹,現在在哪裡嗎......?

他們就在這裡。就在這裡等死。更悲慘的被關在繁殖場的鐵籠裡餓成骨架的形狀,緩緩的閉上雙眼。

因為在台灣法律裡,棄養是合法的。不管你是沒責任感的垃圾飼主或是利用完狗就丟的人渣繁殖業者,法律都保障著你傷害這些無辜動物的權利。

 

你只要填寫一張輕飄飄的紙,簽下你無足輕重的名字,就能把這些前途茫茫的小生命送進死神手裡。

政府會替你出錢購買撲殺的針劑,清潔公司會替你讓他們燒成白骨一堆,我們會替你祈禱請你早日上路,而你可以若無其事的好好回家睡覺。

這種睡眠能夠睡得多熟,我不知道。但是我想你還是有可能會在夜半驚醒的。

 

而我們的政府,仍然努力捍衛著非法繁殖業者與非法販賣寵物業者的利益。你能在夜市、路邊隨便看到幼犬像貨物一般被裝在箱子裡賣,寒風裡他們抖得像樹梢的枯葉,被拎起來賞玩,像一塊論斤秤兩的肉。很少人會去取締他們,因為警察懶得管,而我們的動物保護員,又無法執行司法權。牠們可能來自任何一個你家附近的家庭繁殖場,或是荒山野嶺中,由有“特殊社會背景“的人經營的非法繁殖場。那裡面的狗生了又生,生到不能生為止,牙齒掉落,鈣質流失,骨骼萎縮,再默默的被拋進塑膠袋,跟家庭垃圾一起被處理掉。我們都不會知道牠們存在過。

 

明明源頭管理應該是最重要的。明明嚴加取締非法繁殖是最重要的。明明家犬結紮是最重要的。明明棄養要重罰是最重要的。但你忍不住會問,為什麼最重要的都不肯先做?而只能從後端解決而且註定徒勞無功的捕捉跟撲殺,他們卻花最多資源在上面。容我提醒各位一句,政府拿來捕捉跟撲殺的經費,是你本年度辛苦工作之後繳的稅金。

 

很多人說當志工心臟要很大顆,因為這禮拜跟你四目相對,心靈相通的小朋友們,下週可能永遠的消失了。

我不知道,面對這麼多生離死別,其實我不覺得特別傷痛。(如果一直傷痛的話我應該早就受不了壓力自殺去了)因為我很清楚,整個機制就是這樣運作的,它開始的時候就是錯的,還會一直錯下去,真的讓我承受不了的是,為什麼知道這些事情是錯的,人們卻還是要一意孤行的去做它?!

 

你面對那些總是告訴你“我們已經在改進了“的官員;你面對那些總是告訴你“這樣經費跟人員不可能行得通“的官僚;你面對那些總是告訴你“我就是不想養了“的棄養人;你面對那些告訴你“狗不過就只是狗而已“的渾球.....

 

接下來要怎麼辦?現在我希望大家看完這篇文章之後,可以對整個結構的問題多了解一點點,也許你會覺得無力,因為問題並不是送出一兩隻狗這麼簡單,它是教育、法律、政策環環相扣的問題;但是我也想讓你知道,你對照片按下分享的那瞬間,並不是毫無意義。我想那個時刻,你真的知道,牠們跟我們一樣想活下來,但是我們卻粗暴的決定牠們的生死!

 

當需要大家站出來的時候,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出來一下XD 

因為真的只有當夠多人關注,夠多人能說“我知道事情是怎麼回事,你別想呼攏我!“的時候,事情才有改變的契機。在家裡覺得無能為力掉眼淚之外,其實每個人都有更積極的行動可以做。可以教育身邊的人正確的觀念,可以幫忙蒐證非法的情況,可以鼓勵辛苦的社運團體或志工,可以大聲的說,我再也受不了了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
 

而且,上街頭是很好玩的。

希望未來都能看見大家。晚安 :)))

引用自
黃婷筠寫於 2012年1月3日 23:49 Facebook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記得"推"ㄛ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chi麻(漢堡) 的頭像
Hachi麻(漢堡)

漢堡&柴犬Hachi

Hachi麻(漢堡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